庆美资讯网,分享每日热点-

当前位置:首页 - 每日要闻 - 正文

君子好学,自强不息!

中植系背后(中植系背后的靠山是)

2023-08-07 | 每日要闻 | metwinkle | 23947°c
A+ A-

中植系暴雷了!

近日,一封自称恒天财富理财经理梁亮的自白书广为流传,其透露:“中植系爆雷了,都是高净值客户,单个300万以上的投资有15万人,涉及金额2300亿,单个客户最大投资50多亿。

“这场建国以来史无前例的大型债权违约事件,被迫进入通过债务重组来偿还投资人权益的流程中”,梁亮称。

此前,有媒体曾报道,中植系旗下另一财富管理公司新湖财富也存在“爆雷”风险,并且遭到部分投资人集体维权。

据了解,参加维权的投资人都购买了达信基金股权项目,基金管理人是北京信中利投资有限公司,而新湖财富公司是该产品的唯一代销方。

逾期的产品成立于2017年12月18日,募集规模4760万元,已经于2022年12月到期,目前没有对投资人有任何明确说法。

投资人表示,募集时由新湖财富提供场地,新湖财富与信中利公司一同虚假宣传,反复表示产品是高收益产品,收益至少翻倍,还另行为投资人安排了兜底协议,至少有大约年化10%的补偿。

然而,现在信中利似乎并不能兑现对投资者的承诺。企查查显示,目前,信中利累计被执行金额超16.65亿元,董事长汪潮涌也早已被限制高消费,这样看来 所谓的兜底协议似乎是一场空谈。

这不仅仅是恒天财富与新湖财富所面临的问题,背后的中植系同样陷入了危机。或许正如腾讯棱镜援引知情人士说的那样,“近两年要处理化解中植系的风险,压力之大外人难以想象。”

解直锟的创业史

中植系的危机,可能要从2021年底讲起。2021年12月18日,中植系灵魂人物解直锟去世后,中植集团的何去何从便成了未知数。

“千年二股东”、“毛阿敏丈夫”、“中央汇金公司总经理胞弟”、胡润榜富豪……在解直锟的身上有着诸多标签。其中,最光辉的莫过于“中植系”的创始人,这也是解直锟控制的上市公司、金融平台的总称。

公开资料显示,解直锟1961年出生于黑龙江省伊春市五营区。

据新京报此前报道,解直锟在1980年代时还只是一名印刷厂的工人,当时印刷厂出现亏损,解直锟因能力出众被任命厂长,并且在解直锟的带领下,印刷厂的经营情况大幅改善,解直锟的经营运作能力也初露锋芒。

此后,解直锟又开始经营面食厂、服装厂、水泥厂、养殖场等,还收购了部分国有不良资产。上世纪90年代初,解直锟还创立了伊春市五营区地方企业联合开发公司。可以说,在“中植”诞生之前,解直锟已经积累了一笔不小的原始资产。

1995年,解直锟创立了黑龙江中植企业集团,中植集团的身影慢慢的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成立之初,解直锟主要聚焦于实业和房地产开发,尤其是地产项目,逐步遍及北京、上海、哈尔滨等多个城市;2003年还投资建设了焦温高速公路,开创民营企业投资高速公路的先河。

2001年,解直锟开始进入金融业;2002年中植企业集团联合哈尔滨市国资委、黑龙江省牡丹江新材料公司和哈尔滨宏达建设公司等五家企业,共同出资重组哈尔滨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成立中融信托。

2014年左右开始,中植系以“PE+上市公司”的模式频繁进出上市公司,开始被市场高度关注,其凭借“定增进入上市公司→上市公司收购中植系关联资产→拉高股价减持套现”的套路,在二级市场风生水起。据了解,中植系持股比例超过5%的境内外上市公司多达20多家。

目前,中植企业集团已形成“实业+金融”双主业模式,逐步发展成为涵盖实体产业、资产管理、金融服务、财富管理等领域的综合性企业集团。

中植系的危机

公开资料显示,“中植系”在金融板块,集团战略控股或参股6家持牌金融机构,包括中融信托、中融基金、横琴人寿、恒邦财险、中融汇信期货和天科佳豪典当行;控股或参股5家资产管理公司,包括中海晟融、中植国际、中新融创、中植资本、首拓融盛,业务涵盖不动产管理、困境资产管理、国企混改、并购重组与私募股权投资等;控股或参股4家财富管理公司,分别为恒天财富、新湖财富、大唐财富和高晟财富。

2022年1月,“中植系”旗下恒天财富、新湖财富、大唐财富、高晟财富四家财富管理公司整合为中植基金,之后恒天明泽更名中植基金,恒天新湖大唐高晟四家共同持股,中植系四张基金销售牌照合一。

财富公司的角色,主要就是面向高净值客户,代销基金、保险等产品。而这些产品,大部分都是中植系依托自己的各品类金融牌照,自己发行的。本质上,财富公司就是中植系给自己开辟的另一个募资通道。

中植系背后(中植系背后的靠山是)

在房住不炒的大基调下,地产行业直接从银行贷款受限,而中融信托等公司却成为地产行业的新的资金通道。资料显示,中融信托房地产业务占比持续增长,2017年至2020年,信托资产投向房地产的占比分别为6.61%、10.99%、17.65%、18%。据悉,恒大、华夏幸福、佳兆业、融创、阳光城、蓝光地产、泰禾、世茂地产均与中融信托存在合作。

然而,随着疫情爆发及三根红线等强监管下,地产行业近年景气度进入谷底,中融信托涉猎的地产业务也开始纷纷爆雷。

2021年,中融信托与华夏幸福相关联的四个集合信托计划 “融昱100号”、“骥达11号”、“享融223号”和“享融287号”相继爆雷,中融信托表示,这4个集合信托计划合计债权本金金额59.84亿元,合计质押华夏幸福因建设园区产生的对各地政府应收账款176.49亿元,整体质押率低于35%。

2022年被曝出展期的与世茂集团相关联的信托包括融沛231号、融筑421号,规模分别有16.55亿元、12亿元,与海伦堡相关联的融沛275号也官宣展期,规模达12亿元。

2022年12月29日,塔牌集团发布公告称,又有1000万元中融信托产品要延期,与知名地产商花样年有关。

2019年末,中融信托的受托管理资产规模7654.52亿元,截至2022年年中,中融信托的受托管理资产规模进一步缩水141.7亿元,降至6245.6亿元。

中植系除了中融信托问题重重外,其财富管理公司也是陷入“泥沼”。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几年,恒天财富代销或主动管理的多只私募产品曾出现不同程度的违约问题。除了恒天财富,中植系其他财富管理公司也曾被媒体质疑有违规之嫌。

此前,据证券时报报道,“中植系”旗下大唐、恒天、新湖三家财富公司利用“伪金交所”作为融资通道发行了大量理财产品,资金的募集方其实都是中植集团旗下的几家子公司。

前不久,有媒体报道称,有熟悉中植集团的人士透露,恒天财富、新湖财富、大唐财富、高晟财富四家财富管理公司资产规模在7000-8000亿之间,涉及100余万投资者,目前缺口大约有4000亿左右。

值得一提的是,恒天财富、新湖财富2022年的净利均“腰斩”。2023年5月,经纬纺机发布2022年年度财务报告,报告显示,2022年,恒天财富实现营业收入41.84亿元,同比下降20%;录得净利润3.02亿元,同比下降56%,资产合计51.06亿元,负债合计13.22亿元。新湖财富营业收入为24.48亿元,同比下降12%;净利润为2.75亿元,同比下降44%;资产合计31.01亿元,负债合计5.61亿元。

上半年中植系更是连续甩卖3家上市公司控股权筹措资金,据中植集团向投资人发布的情况汇报,这部分回款将用于向投资人兑付本金与利息。此外,中植集团还出售了手中的煤炭公司和地产项目,等待回款。

有中植前员工在知乎表示:“目前,中融信托已经停止兑付四大销售的资金池产品了。”

兑付危机是如何造成的?该员工指出:“自颜茂昆从中植辞职后,新湖的风控也离职了,并且新湖撤了好多职场。还有300万以下新客停止募集,70岁以上的老年人也要逐步停止募集,各种原因加一块,新湖的理财师慌了。而且恐慌是大面积传染的,由此,新湖今年的募集量暴跌。而高晟的募集量本就不多,加上被传言影响,这两家今年基本废了。”

同时,员工表示:“今年六月,新湖和高晟兑付的资金原本是要给大唐和恒天兑的,那是最初的延迟兑付。恒天大唐当然就不干了,恒天的董事长一怒之下,将所有定融下架。恒天大唐两个锅盖,盖不住四口锅。从有续缓慢兑付,到目前兑付完全停止。根本原因就是大家不敢做了,而资金池最怕的就是挤兑和流动性枯竭。”

未来,中植系能否给投资者一个合理的交代,地金君将持续关注。